鹫见太郎:用机器做银饰能卖很便宜,但没有温度

浏览量:248 次

前两年因为 Goro’s 的爆火,潮流爱好者还有普通消费者们开始对印第安银饰产生兴趣。实际上除了高桥吾郎,在日本还有很多优秀的银饰职人值得了解,师从村田高诗 (高桥吾郎的弟子) 的鹫见太郎 Taro Washimi 便是近年颇受欢迎的一位。

鹫见太郎 Taro Washimi

鹫见太郎在年少时就进入到村田高诗的 studio T&Y 学习银饰及皮具制作,练习多年后为了找寻自己的风格,他告别村田高诗四处游历汲取灵感。回到日本后,鹫见太郎凭借精湛的手艺以及独一无二的风格,创立了自己的银饰品牌 TARO WASHIMI。 

虽然现在印第安银饰在市场上颇受欢迎,也不断有新的品牌出现想要分一杯羹,但鹫见太郎为了保证品质一直坚持手工制作。创作过程只由他一人参与,尽可能避免运用机器,这才使得 TARO WASHIMI 的银饰具有手作的温度和生命力。了解印第安银饰的朋友一定知道,大多数品牌一般都会选用松石这种传统的材料。但鹫见太郎颠覆性地在银饰中加入 OPAL 石,OPAL 石在阳光的照耀下会呈现出五彩斑斓的色彩,在他之后也有不少职人开始模仿这种风格。除此之外,多种金属的创新运用、独特的唐草纹样、轻盈逼真的羽毛造型等等都是 TARO WASHIMI 与别家不同的特色。

鹫见太郎的银饰作品 

(以上图片来源:OFashion 迷橙)

上周末鹫见太郎来到北京举办 “ALL EYES ON ME” 线下展览,不仅带来 30 多件特别款银饰,更在现场展示创作过程。NOWRE 也趁此与他聊了聊,通过下面的采访,也许我们能更了解一位银饰职人的工作和生活。

鹫见太郎(Taro Washimi)

银饰职人

「 好的银饰跟手表一样,会被大家一代又一代地传下去 」

今天见您穿了一双 Hu NMD,这跟我印象中匠人的造型还蛮不一样的。 

鹫见太郎:是的,这也算是一种文化的碰撞吧 (笑)。在我小的时候日本流行美式的穿搭,我之前也照那样打扮过自己。但现在我想换一种新潮的感觉,再加上经常爬山、骑脚踏车,喜欢运动,所以也会穿一些潮流的单品。

的确,不过潮流是一件不断更替的事情,但银饰制作却不易受时代和流行的影响。有趣的是两件不同的事物同时出现在您身上,所以对于潮流和银饰您有什么看法吗? 

鹫见太郎:服装和鞋子每月都会有很多新品,虽然之后可能会被淘汰,但你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去选择。甚至像是价格平易近人快时尚,你可以经常买经常换,这也是一种开心。而我做银饰品,会首先想到品质,保障它不会被时间淘汰掉。这就像是手表一样,好的手表大家会一代又一代地传下去,我也是想做出这样足够好的饰品。

对腕表蛮感兴趣的鹫见太郎采访当天也佩戴了一块劳力士

近几年因为潮流的介入银饰突然爆火,但其实它一直存在,只不过可能比较 “小众”。如今很多人都佩戴 “羽毛”,因为觉得这是一种 “潮流的象征”,但却不一定了解作品的意义以及背后的印第安文化,对此您有什么看法? 

鹫见太郎:这可能就是一种现象吧。以我个人的力量去宣传这种文化是有一定难度的,所以通过一些明星的佩戴,然后普通人再去购买和了解,这也是一件好事。另外这也是一种文化的差异,就像我对于一些衣服和品牌的理念也不太懂,但最重要的还是自己开心。现在网络很发达,如果是真的想了解的人,他们可以通过网络找到更多信息。 

「 手工制作费时费力,但却能让人感受到作品里的生命力 」

现在市面上的印第安银饰品牌有很多,您觉得 TARO WASHIM 独特在哪里? 

鹫见太郎:很多客人说能从我的作品中感受到温度,因为我做的每一件都很用心,而不是随随便便对待。对作品用心,它也会更加精细。

能为我们展开聊聊您对于银饰制作的创新吗? 

鹫见太郎:我自己非常喜欢潜水,因为觉得海水在光下泛起的颜色很美,就想在作品上呈现这种感觉。后来我就做了 OPAL 石 (欧泊) 羽毛,这种石头有特殊的变彩效应,在阳光的照射下你能看到五彩缤纷的颜色。以往印第安银饰大多都会选用松石妆点,在我之前没有人用 OPAL 石,现在也有一些人模仿这种做法。

在银饰中加入 OPAL 石是 TARO WASHIMI 的特点之一 (图片来源:OFashion 迷橙)

另外 TARO WASHIM 作品上的花纹也是别家没有的,唐草的雕刻都是我自己手工,跟普通的唐草相比更像叶子。今天我戴的这个手镯也是新做的,整体上做了半金半银的设计,鹰眼的部分也专门用了祖母绿。

鹫见太郎的唐草纹样

因为沸点不同,金、银两种金属融合起来并不容易

银器制作并不容易,现在市场的需求量又大,但您却坚持手作,这是为什么呢? 

鹫见太郎:我自己本身就很喜欢手工的作品,手工制作虽然费时费力,但却能感受到作品里面的生命力,或者说是匠人的精神。因为到目前为止 TARO WASHIM 也只有我一个人在做,量产肯定是没办法的,有的客人要等好几个月甚至一年才能拿到作品。那些半成品以及在百货公司里用机器做的东西很容易就能到手, 但不会让人感到生动。 

「 如果一个品牌既能量产又能把东西做精细,我一定会有压力 」

您觉得银印第安银饰最大的魅力是什么?为什么那么多的匠人以及消费者愿意花费大量精力和金钱投身这个领域? 

鹫见太郎:银饰或者说背后的印第安文化,是美国的原住民在他们几千年的历史里,从自然、战争以及生活中吸取经验,然后再通过刻印等方式表现出来的产物。无论是雕刻还是各种纹样,这些东西传承至今早已超越首饰的范畴,成为了一种民族精神的象征。 

我的父亲是一名画家,跟着他我从小就喜欢画图。但我觉得绘画是一种二次元的形式,雕刻是三次元,而我也想做一些立体的东西。在做银饰的过程中,我不喜欢完全 copy 美国原住民们做的东西,还是要深入了解后再加入自己的想法以及生活中的体验。

包括您在内,很多匠人或设计师都喜欢云游世界各地学习,这对于创作有哪些帮助呢? 

鹫见太郎:虽然每天做东西很忙,但我还是希望有机会就出去走一走看一看。你吸收了新东西才能有灵感,而不是说每天待在房间里、坐在电脑前就会有想法。很多日本的设计师都是这样,他们可能做完一季就会出去旅游,过程中可以想下一季要做什么,下半年要做什么。不仅有了新主题的灵感,还能接近大自然。这次来北京就是一次很棒的经历,有美味的食物和漂亮的风景,让我想起了东京的青山。 

银饰有趣的一点是可以根据个人喜好将单品自由组合,您一般会如何搭配呢? 

鹫见太郎:日本人还是喜欢简约一点,不要太多。就像我今天搭的这样,只是放了两个羽毛。

在挑选银饰方面,有没有什么建议可以给到刚入门的爱好者? 

鹫见太郎:可以先选择羽毛,因为它算是入门款,也比较容易佩戴。每个人选购的标准不一样,但最重要的还是买你喜欢的。如果是我的话,我会选择看起来舒服又美丽的东西。另外其实选购得多了,孰优孰劣也就能轻而易举地分辨出来。手工的东西都比较贵,机器做的真的很便宜,但好与坏你把东西放一起对比就知道了。

鹫见太郎平时制作所用到的工具

手工制作的银饰的确难得,也有着自己的价值和风格;但在如今大工业生产以及流行文化的冲击下,会不会感到压力呢? 

鹫见太郎:没压力肯定是假的,如果一个品牌既能量产又能把东西做得很精细,我一定会有压力。但如果它能做到量产,作品却是粗制滥造的话,那我觉得还是没法跟手工匠人相比的。 

采访当天在 “ALL EYES ON ME” 展览现场,有不少全国各地的粉丝专门赶过来,只为了与鹫见太郎见一面、聊聊自己对银饰的喜爱或见解。鹫见太郎本人也非常和善,在工作间内不停地帮粉丝在银饰上刻字,尽可能满足每个人的需求。 

虽说 Goro’s 走红之后印第安银饰一度成为 “潮流标配”,很多人仅仅只是因为饰品上的 “潮流属性” 才购买。但相信至少有一部分消费者是真心喜爱,并且愿意了解背后的印第安文化。如果你也曾购买这类银饰,就别让它在角落里蒙尘了。且不说高品质的银饰可以伴你一辈子,每一件作品之中更是倾注了职人们的热情啊。


作者: Xue 

热门内容

击以下图片查看

名下无虚 VOL.117 | 赵明:我们能做出比国外优秀的球鞋设计

名下无虚 VOL.116 | 在入手 Nike 这双鞋之前,你最好先了解一下 Tom Sachs

名下无虚 VOL.115 | Banksy 自毁作品的表演,精彩得像一场“合谋”?

Advertising:ad@nowre.com

Marketing:info@nowre.com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鹫见太郎:用机器做银饰能卖很便宜,但没有温度